眼见得是不活了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04 00:54   浏览:
正文

一脚跨过诡秘的大门,我心里忽然涌起一股古怪绝伦的感受,一阵接着一阵的心悸令我几乎透不过气来,轰然之间,热闹的气息骤然扑面而来,我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身处闹市,正站在一棵大树之下,正对着一条青石铺就的大街——大街两侧店铺林立,茶楼酒肆应有尽有,尽头处还有一彩楼上书“碧玉春”,想来便是勾栏妓院了。街上小贩叫卖,行人如织。赶着牛车的老汉,挽着小孩的妇女,光着膀子凶神恶煞般的江湖好汉,穿着皂服眼神如电的公差,还有鲜衣怒马的纨绔子弟,古典的浓烈气息扑面而来,恍惚之间,我几疑身临古代——如果这就是游戏公司设计的百分百仿真宋代场景,那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但我很快便发现了异样。因为一名乞丐居然若无其事地走到我面前,而且毫无避让之意,我正在犹豫是否需要避让之际,他却一步不停地从我身体里穿了过去!而者说,我从他的身体里穿了过去,然后各不相干地分开,我悚然回头,乞丐已经神情自然地坐在我身后的大树下,若无其事地捉起了他身上的蚤子。我目瞪口呆,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是他是透明人还是我是透明人?为了验证我的疑问,我重重地一拳击向那棵大树,结果我一个趔趄几乎栽倒在地,我的身体居然硬生生从大树里穿越了过去!难道这些都是虚拟的景象?那我怎么开始游戏!?我又一巴掌扇在乞丐的脸上,结果我的手毫无阻碍地从他的脑袋里穿了过去,手过处,乞丐仍然好端端地坐在那儿,浑然无事——我摇了摇头,抬眼处,忽然看见大街上缓缓行来两骑高头大马,马上端坐两名锦衣玉带的富家子弟,我的目光霎时停落在当先那人的脸上,然后再难移开我的视线。这!怎么可能?难道我是在照镜子?可他明明端坐马上,而我则好端端地站在大树底下!大街上的行人似乎极害怕骑马而来的两人,纷纷避让,有一老妪带着孙子避让不及,惨叫一声躺倒在地,幸好有名江湖大汉眼疾手快将祖孙二人救起,才免于丧命马蹄之下。马上青年却浑然无事,依然纵马狂奔,得得的蹄声压制了大街的喧嚣,我忽然发现整条大街都以又惊又惧的眼神望着这两骑。“大哥,天正炎热,前面好一处阴凉所在,不如我们先行竭息片刻?”当先的锦衣青年回头叫唤一声,径直纵马向我立身的大树底下冲来,然后想也不想地挥鞭向躺靠树底下的乞丐甩去,恶狠狠地喝叫:“滚开!臭乞丐。”在我目不转睛地望着锦衣青年,心里不止一万遍地赞叹天下竟有如此与我相象之人时, 人气最高的棋牌游戏排行榜剧变陡生——只听“轰”一声巨响, 高人气棋牌游戏推荐躺靠在大树底下的乞丐忽然之间爆炸开来, 哪个棋牌游戏玩的人数最多霎时碎成无数碎片, 在线人数最多的棋牌游戏一只断掌甚至穿越我的脖子飞了过去,挥鞭击打的锦衣青年亦惨叫一声,遭受池鱼之殃,从高头大马上栽落下来,我目光如电,看到一枚骨刺利箭般刺进了他的头颅,殷红的鲜血如淋如注,眼见得是不活了。锦衣青年惊天动地般惨嚎起来,骤然从地下弹身而起,又缓缓向后栽倒。“二弟!”从我身后传来一声凄呼,我看到后面的锦衣青年正神色慌急地向大树底下扑了过来。我再度回过头来,正好看到锦衣青年已经将额际的骨刺拔起,鲜血如喷泉般标射出来,他的眼神正在迅速黯淡下去,显然生命的气息正在迅速远他而去。然而下一刻,一股莫名的吸力骤然涌来,将我使劲地扯向缓缓倒地的青年,我猝不及防亦惨叫一声,被那股莫名的引力所牵引,不由自主地滑向正栽倒的锦衣青年,再下一刻,我吃惊地看到我的身躯居然和他诡秘地重叠了起来,如此地和谐——一阵剧痛从脑际电流般击来,我的眼前霎时腾起一片浓烈的星星,行业资讯四周的景物迅速消散远去,成片的星星逐渐变稀,最后一颗接着一颗缓缓熄灭,最终陷入无尽的黑暗,最后的一丝意识亦同时离开了我的脑海,最后的一个念头是:妈的,难道我居然真的要死在游戏中了吗?这也太真实了吧!不知过了多久。我倏然惊醒,在梦里梦见一头可怕的怪兽正奋力向我追赶,我逃跑不及被怪兽一口咬中了头颅,然后一阵剧痛将我惊醒——我惊恐地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身处明亮的房间,柔和的光线透过窗户照了进来,身边并无可怕的怪兽,这令我心神稍定,湿冷的感觉从周身每一处传来,我才发觉冷汗已经湿透了我的全身。长长地吁了口气,我无力地躺倒在床上。这才有心情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这是哪里?这床、这桌子这椅子——房间里的每一处摆设皆如此熟悉,这不就是游戏公司官方主页上的宣传图片所展示的场景吗?难道我仍然停留在游戏中?而没有像以前的那些游戏一样,一旦身亡便会自动脱离游戏,回到现实世界?我的猜想很快便得到证实。一名丫环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水轻轻地推开虚掩的门踩着细碎的莲步走了进来,我看得眼前一亮,薄薄的罗衣虽然色彩并不鲜艳但其覆裹之下的娇躯明显已经发育完全,玲珑浮凸诱人遐思。丫环轻巧地抬起头来,幕然间和我的视线相撞。震惊的色彩从她的眸子里迅速漫起,只听当啷一声,她手里的托盘连同托盘里的汤碗一起摔落在青石打磨的地板上,里面的汤水霎时洒了一地——是她在游戏中救了我吗?我在脑海里泛起一丝疑问,难道我临昏迷前的那一幕是游戏公司精心策划的片头!?倒也算是别出心裁,不过得承认挺有创意的。“二少爷醒了!二少爷醒过来了。”丫环忽然尖声叫起来,然后风一般跑了出去,远远地仍然可以听到她高亢的叫喊声,声音里透着莫名的惊喜。二少爷!?我有些不知所措地耸了耸肩,这是怎么回事?按照游戏的设定,刚进入游戏的玩家顶多只能选择一个普通的市民,而无法成为大家族的少爷的。难道说这是对第一个游戏玩家的奖励?“庆儿!我的儿啊——”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一把苍老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来,然后一大群人从门里涌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一位头发业已经花白年事已高的老妪,正在两名丫环的搀扶下颤巍巍地向我的床前走了过来。看得出来,老人家挺激动的,望着我的眸子里也尽是浓浓的爱意,仿佛她看的不是我,而是她最心爱的一件宝贝。老人走到我的床前,不由分说便激动地将我搂入她的怀里,已经老泪纵横,唏吁不已。“儿啊,你可吓死奶奶了,呜呜,若是没了你这心肝宝贝,奶奶活着又还有啥意思?呜呜——”“奶奶!?”我惊愕如死,望着神色沉重,跟在老人后面默默垂泪的丫环下人,一时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奶奶。”一把雄浑的声音从老人身后传来,然后一名年青人上来扶住了老人,劝慰道,“现今二弟已经无恙醒来,您老人家理应高兴才是,怎么反倒哭泣呢?”我心里啊了一声,这年青人我认得,不就是两名青年里的大哥吗?当时看他扑向大树下青年时的表情,似乎恨不能以身替之。老人抹了一把眼泪,端起我的脸细细端详了一阵,才破涕为笑道:“对,还是青儿说得对,现在庆儿没事了,大家理应高兴才对!王管家,吩附下去,府里所有丫环下人每人赏银一两,还有,马上摆下流水宴席,宴请所有亲朋好友,一起庆贺庆儿无恙,哈哈,我要让大家知道,我们西门家族洪福齐天,千秋万代,子孙繁茂。”“恭喜老夫人,贺喜老夫人。”房间里的丫环下人跪倒了一片。“都起来吧。”老人向丫环下人挥挥手,又向身后的青年道,“青儿,你也去忙吧,我陪庆儿说说话。”

  原标题:虚假情报、包装洗白、跨国作品……陆克文揭露默多克媒体集团如何炮制针对中国的阴谋论

,,龙虎棋牌游戏官网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电子游戏在线网投官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